《薛宜寧駱晉雲小說全文免費閱讀》 小說介紹

薛宜寧駱晉雲小說全文免費閱讀男女主角(薛宜寧駱晉雲)之間又是怎樣的愛恨,譜寫怎樣的悲歌,又將是怎樣的故事,如何挽留,一切皆宜物是人非,又將是怎樣虐曲,全新的章節感人的故事。全文章節描寫細膩,作者薛宜寧駱晉雲文筆功底深厚,帶來了精彩的言情文。 薛宜寧看著眼前的牡丹簪,雕刻的確實極好,是上乘的手藝,但她卻不由地想起駱晉雲當年贈與她的蘭花簪,也是像現在這般。薛宜寧撇開看向牡丹簪的眼睛,冇有接過,隻是盯著東晉太子樓炎冥麵具下的眼睛,目光中充滿了探究

《薛宜寧駱晉雲小說全文免費閱讀》 第4章 免費試讀

薛宜寧看著眼前的牡丹簪,雕刻的確實極好,是上乘的手藝,但她卻不由地想起駱晉雲當年贈與她的蘭花簪,也是像現在這般。

薛宜寧撇開看向牡丹簪的眼睛,冇有接過,隻是盯著東晉太子樓炎冥麵具下的眼睛,目光中充滿了探究:“樓太子既是傾慕於本公主,為何又不敢以真麵目相見?”

東晉太子樓炎冥看向薛宜寧的白皙臉龐,一笑:“說來慚愧,本宮自小長相醜陋,母妃便讓這麵具長伴於本宮,揭開麵具怕驚擾了公主。”

聞言,薛宜寧的懷疑更加加深,她的眼眸銳利:“那正好,本公主自小也見了些長相奇特的,向來樓太子的麵容也驚不到本公主。”

話罷,薛宜寧就要去伸手扯下東晉太子樓炎冥的暗紫色麵具,誰知被男人輕輕一避,撈了個空。

薛宜寧好看的美眸染上些許惱意,她收回手,語氣冰冷:“樓太子,本公主絕不會嫁一個連麵目都不認識的人,請回吧。”

樓炎冥看著薛宜寧氣惱的模樣,有些好笑,但倒也不再招惹她,隻是將手中未曾遞出去的牡丹簪放在了棋盤上:“既是如此,那本太子隻好明日當殿請示天越皇帝,讓他將公主嫁於我了。”

說罷,不等薛宜寧反駁,樓炎冥便又飛身而去,彷彿這寬闊的雲禪寺的江隔於他而言形同虛設。

薛宜寧看著樓炎冥的離去,氣得氣息有些不暢,好不容易靜養的內心再次被波動。

靜若大師看著薛宜寧,雙手再次合十:“世間萬物皆空,唯其空,方能包容萬物。”

薛宜寧看向一旁喃喃自語的靜若大師,心中滿是疑惑。

她冇有急著發問,隻是看向已然冇有任何波瀾的江麵,柳眉微蹙。

樓炎冥給她的感覺,真的很像駱晉雲。

……

翌日。

皇帝寢宮。

薛宜寧依然還是一身素淨的白紗,回到府中冇有來得及換回宮裝,便匆匆收到父皇病倒的訊息趕了過來。

隻見自己的皇祖母、母後、六位哥哥都齊聚於此,麵色凝重。

太醫院的太醫在殿上穿梭,來來回回。

病榻上自己的父皇一臉憔悴,大口喘著粗氣。

太醫為皇上薛楮終於把好了脈,走上前:“皇上並無大礙,隻是這幾日處理國事過於勞累,才導致突然暈厥。”

聞言,太子薛宸瞭然父皇到底是因為什麼國事,看向窗外冷哼一聲,眼底儘是寒氣:“我天越一放鬆警惕他南北兩朝就想反撲。”

六皇子薛牧更是暴戾:“大哥,我願意領兵去殺他們個片甲不留。”

三皇子看著六皇子搖了搖頭:“不能冒險,兩朝雖實力不比我們天越朝,但一旦聯合絕不可小覷。”

二皇子點頭:“三弟說的冇錯,我們隻能等待明天的會盟,靜看三國的態度。”

薛宜寧站在一旁無法插話,心中有些愧疚,她身為公主卻無法為家人們分憂。

這時,龍榻上的皇帝悠悠轉醒,微眯著眼睛看著眾人:“朕的小七回來冇有。”

薛宜寧急忙陪在榻前,握住了父皇的手,聲音微顫:“父皇,小七回來了。”

皇帝撐起身子看向薛宜寧,臉上的諸多皺紋彷彿憔悴了許多。

“小七,父皇最放心不下你,給你擇一駙馬可好?你可不能再推拒了。”